爱秀美丽-致美丽的你

注册 网站地图

女人篇:“泡良男人”是这样趁虚而入

  • 2019-08-02 20:24
  • 文来自/互联网
  • 阅读:

导读:本文是来自互联网,由作者互联网发布关于女人篇:“泡良男人”是这样趁虚而入的内容介绍

   当寂寞成为借口,感情便有了缺口

  认识子俊是在一次招标会上,他很像我平生喜欢的第一个男生。我在他背后拍拍肩膀,他转过身,看着我,笑了:“您好,我是邵子俊。”我知道我认错人了。但是我们越聊越投机

  在逛了两次街,吃过一次饭后,子俊忽然问我:“你老公一直都不在家?”我一愣,好像被人看透了内心的想法似的,脸上有点挂不住:“谁说他一直都不在家!”子俊就笑了:“好姐姐,我就是随便问问。”“好姐姐”三个字,让我的心忽悠一下,掌心偷偷出了汗。

  那天的夜色很好,我们两个人慢慢往回走。我忍不住问子俊:“你怎么知道我老公经常不在家?”子俊歪着头,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忽然抓住我的手:“你两三天就要和我见一次面,小心别让你老公知道了!”我颤着声音问:“为什么?”他笑起来,用嘴巴含住我的耳垂:“因为我想和姐姐这样长长久久地走下去啊!”我浑身燥热起来。

  那晚,我失眠了,忍不住打电话给在美国加州留学的老公:“你什么时候才能学完?”他有点不耐烦地打断我:“你那面是半夜吧?快睡吧!我还要去上课。”他留给我的是一片单调又迷茫的“嘟嘟”声。

    光环的美丽与没用

  这半年,子俊除了喜欢牵着我的手之外,还挺规矩的。我知道子俊比我小两岁,却当上一家公司的副总经理,手下也有几百人靠他吃饭。想一想,我竟有一种满足和自豪感。

  傍晚时分,婆婆在下楼梯时跌到了,小腿粉碎性骨折。公公去世多年,我又没和婆婆同住。加上事情来得突然,我有点不知所措。慌乱中,犹豫了一下,就掏出电话打给子俊。他似乎在那端皱了一下眉,然后就回答我:“你和老人家在那里别动,我现在赶过去!”

  到了医院,婆婆狐疑地盯着子俊,我心虚地解释:“这是我的同事,特意过来帮忙!”子俊倒是不以为意:“你儿子结婚的时候,我还去了呢!”婆婆一听,这才笑了笑。

  子俊和我在医院一直忙到快十点,他送我回家。在楼下,他对我说:“你还没吃饭吧?给你做完饭我就走!”这是我从没听老公说过的话。鬼使神差,我点了点头。

  进了门,子俊说:“累了一天,你去洗个热水澡,出来就可以吃饭了!”洗过澡,吃过饭,几乎没什么周折与悬念,子俊拥有了我。看着身边的子俊的脸,我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  子俊有点不耐烦:“好端端地哭什么?”我回答:“我觉得对不起我老公。”子俊嘟囔了一句,翻了个身,睡了,我却怎么都睡不着。

    他消失了

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子俊似乎消失了。打电话、发短消息,得到的答复总是三个字:“我在忙。”终于,我咬了咬牙,在酒店订了一个房间,把见面的时间发短消息给子俊。那天,子俊按时来了。可事情过后,他就说要走。我不肯,紧紧地搂着他的腰。他掰开我的手,关上门,离开了。

  几天之后,我忍不住跑到子俊的公司。前台打电话给子俊,他竟然不肯出来见我。我尴尬地站在那里,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离开。前台的两个小女孩见我一脸木然,便悄悄说:“前一阵子已经来过一个了。”“是啊,副总经理还蛮厉害的。这些女人看起来都不错啊!”我的脑子里“嗡”的一声。原来,子俊已经是个中老手。原来,和我相同位置的女人不止一个。

  我不甘心。不停地打电话,不停地发短信,连工作都没有心思做下去。但子俊的手机号码成了空号。到子俊的公司去找他,得知已经告假。我仿佛在人生的路上踏空了一步,整个人迅速消瘦下来。

  婆婆似乎看出了一切,不作声,偷偷打电话给她的儿子。老公回国仿佛空降兵,迅速得让人错愕。我惊讶得讲不出来话。老公的样子也很憔悴,半晌,他才说:“我回来是给你办陪读手续的。”他没有问我这段日子我为什么瘦得这么厉害,我也没有问为什么忽然要我出国。三个月后,我站在加州阳光四射的土地上,忍不住又想起了子俊。

  再见,子俊!

  可我还是留下了眼泪。


关键词: 泡良 男人 女人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ixiumeili.com/life/art/920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由来自于互联网作者互联网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互联网观点,不代表爱秀美丽立场,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

  • 穿衣搭配
  • 潮流前线
  • 奢侈品牌